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天牛與鍬形蟲

5月26日上午7:42,一隻鍬形蟲往柳樹幹的洞裡探身…沒多久,另一隻鍬形蟲從洞裡挺身相迎。為了爭地盤,二個大傢伙槓了起來…

鍬形蟲是一種完全變態昆蟲,一生要經過四個階段:
1.卵:母鍬形蟲會將卵產在腐爛木頭或木屑堆中,卵白色、圓形,比蝴蝶的卵要大很多。
2.幼蟲:卵孵化後,幼蟲就像白色的“雞母蟲”,頭部有兩隻大剪(顎),可以在木頭內鑽來鑽去,是自然界的分解者,牠們以森林中的腐朽樹木為食物,將森林底層的朽木分解而供給土壤養份。幼蟲期時間相當長-超過一年半,一生蛻皮兩次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莎米娜说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2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61

紀曉嵐說的故事

乾隆庚午(1750)年,國庫被盜,丟失了許多玉器珍玩。官吏將負有看守之責的苑戶拘來,逐一審問。有個苑戶叫常明在受審的時候,忽然用小孩子的聲音說:「玉器不是常明偷的,可殺人的事確實是他幹的,我就是被他害死的冤魂。」審案的官員一聽,大驚失色,因此事牽涉命案,遂移交刑部處理。

先父姚安公官居江蘇司郎中,與刑部尚書余文儀先生等人共同受理此案。提審常明時,附在常明身上的冤魂說:「我叫二格,今年十四歲,家住海淀,父親名叫李星望。去年元宵節,常明帶我去看燈,回來時夜深人靜,常明企圖侮辱我,我奮力抵抗...我失蹤後,爸爸就懷疑是常明把我隱藏起來,便到巡城御使去告狀,後來案子轉送刑部,刑部以“事無佐證,擬別緝真凶“為由,擱置此案,從此,我的靈魂總是尾隨著常明,與他相距四、五尺......」 二格的靈魂又說:「初次審訊時,我的靈魂就悄悄跟在他身後來到刑部,我還清楚地記得受理此案的部門是廣西司...」根據二格所提供的年月日,果然在廣西司查到原案卷宗....

這案子虛幻縹緲,但經過驗證,卻又情節屬實。審問兇犯常明時,呼叫常明,他恍如大夢初醒,用自己的口吻回話;叫二格的名字時,他又如醉如癡,用二格的聲音來回答。經過多次審訊對質,常明終於認罪伏法。又在大堂上,讓李星望父子兩敘說家常事,二格的靈魂都能說得條理分明。於是案情大白,已無可置疑。將此案實情呈報上司,批文很快下達,依故意殺人罪判處,按律論斬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莎米娜说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51

蜜蜂部隊

六月雪-Serissa foetida,“常綠叢生小灌木,植株低矮,株高不足1米,分枝多而稠密,6月開花,遠看如銀裝素裹,猶如六月飄雪…”
說是6月開花,才五月中旬,已經滿樹開著小白花。
說植株低矮,株高不足1米,但跑馬道正開的幾株-估計已超過2米。
有同事說:六月雪含苞待放的花蕾,像田裡豐收的大米;在人們還是比較貧窮飢餓的年代,看到花蕾-就像看到白花花的大米,就給她取名叫“米珍珠”…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莎米娜说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2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49

永遠新鮮!

有一些東西永遠新鮮、永遠看不厭
沒有一朵花相同於其他,沒有一片嫩葉複製別人
就像年年春天,蝴蝶換上新衣-美麗-沒有傷痕

有一些東西永遠新鮮、永遠看不厭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莎米娜说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66

有人唱詩歌的早晨

清晨,楊柳婆娑的湖面泛光。沙灘上,有人在拔營、有人剛起床。
本來應該熙熙攘攘的一群人,卻井然有序、輕聲細語-籠罩一片寧靜光…
一個人唱起歌來,後來二個、三個加入,陸陸續續-所有的人一一跟隨。
雖然聽不清楚歌詞,但一股說不出的感動,讓人駐足…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莎米娜说故事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1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30